手机版 |  广告合作 |  投稿说明 |  下载声明 | 
行内新闻

视频巨头的至暗时刻:优酷深度整合 爱奇艺发债募资


导读:记者贺泓源实习生周圆缘北京报道  “这是我们的至暗时刻。”3月27日,一位互联网巨头中层感慨。事实上,随着经济增长放缓、线上流量见顶,“瓶颈期”几乎伴随了每一个线上细分行业,对视频平台,亦是如此。  

            66372-20190328071300075-581834014.jpg

记者贺泓源实习生周圆缘北京报道


  “这是我们的至暗时刻。”3 月 27 日,一位互联网巨头中层感慨。事实上,随着经济增长放缓、线上流量见顶,“瓶颈期”几乎伴随了每一个线上细分行业,对视频平台,亦是如此。


  3 月 26 日,阿里集团招聘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,阿里大文娱新财年新增 1800 个岗位需求,涉及阿里影业、优酷、UC、大麦、阿里文学等多个业务线。此前,优酷裁员、内部整顿消息遍布全网。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方了解到,前述消息都是事实,但都只是片段,此次变化的背后逻辑是,阿里对优酷的再整合,清除原优酷总裁杨伟东留下的种种影响,此前,杨伟东因涉贪腐被警方调查。


  同一天,爱奇艺发布公告称,计划发行 10.5 亿美元六年期可转债。据路透社获得的条款清单显示,这批可转债的年息在2% 至 2.5% 之间。爱奇艺还希望其成本能够低于最近发行的其他可转债。这笔交易还附带最高 1.5 亿美元的超额配售选择权,因此最终的总发行规模可能达到 12 亿美元。这是爱奇艺不到半年时间内,第二次发行可转债。


  当下,资本市场对于视频平台的评价是,缺乏亮点与想象空间。以爱奇艺为例,其股价最高飙至 46.23 美元,3 月 26 日收盘价为 22.87 美元,跌幅过半。“各家视频平台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品牌,相对而言,拥有大量粉丝的B站更具想象空间。”一位知名投资人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。


  深度整合


  眼下的调整,对优酷不啻于一场机遇。


  从微观上,优酷调整主要在于部分重合业务,与阿里影业整合及人员的再调整。


  从宏观架构上,则是阿里系高管对于大文娱板块的再分工。在去年底,继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、阿里影业董事长兼 CEO 樊路远接替杨伟东任优酷总裁一职后,大 UC 事业群总裁朱顺炎成为了阿里大文娱创新业务总裁,除继续分管大 UC 事业群外,他还执掌了原本由杨伟东负责的阿里音乐业务。同时,阿里游戏已调整为互动娱乐事业部,负责人由阿里文学 CEO 黎直前(宇乾)兼任,黎直前兼任阿里大文娱 CFO。大麦网由常扬(刘墉)负责,常扬还分管了大文娱的艺人经纪业务酷漾娱乐。此外,常扬兼任阿里大文娱 CPO 及分管阿里巴巴集团在北京业务的人力资源体系。樊路远、朱顺炎、常扬等,都拥有相对深厚的阿里背景。


  在杨伟东时代,优酷内部与阿里生态确实存在相对摩擦。“杨伟东做事风风火火,很多人围着他,但他在阿里体系内很微妙,职位很多,变动也多,有些本应优酷占主导的活动,最终是其他高管负责。”一位优酷前员工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。


  前述前员工也坦承,阿里入主优酷后,确实有着种种不适应,最后也影响了优酷战斗力。“阿里带来了大数据理念,数据考核一切,但文娱行业大数据不能解决一切,最终结果是 ‘数据造假’,当然,我们确实规范了很多。感觉阿里的人不太看得上老优酷人。”他说。


  在优酷拥有决策权的杨伟东,似乎并未很好的弥合这一问题。杨伟东离开后,给阿里再整合优酷带来转机。有影视行业公司负责人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,感觉现在的优酷,要统一且干净很多。但另一头的质疑在于,新高管们均没有太多娱乐产业背景。“老樊最近在拜访很多业内人士,其实很多行业的东西都可以学,毕竟阿里资源在这里,现在的优酷要更有效率。”前述负责人道。


  爱奇艺则是一如既往的资金问题。财报显示,爱奇艺从 2015 年开始,现金流缺口(经营性现金流+投资性现金流)不断扩大,2017 年为负 66.5 亿元。过去 3 年半,爱奇艺累计融资 389 亿元,平均每年融资 111 亿元,远高于奈飞(过去 8 年平均融资 10.8 亿美金)。国金证券研报预计,爱奇艺 2018 年的现金流缺口增速为 50%,达到 99.8 亿元。“假设 2019 年现金流缺口不增长情况下,爱奇艺账上现金只够烧 4 个季度,实际上在 3 个季度内就需要启动新一轮的融资,而且每年融资额要保持 100 亿元左右的规模。”国金分析师称。


  广告收入下滑


  视频巨头们面临的共同局面是,占据重要比例的广告收入下滑。


  国金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,从 2006 年到 2017 年,移动互联网广告的 CPM(千人成本)上涨了 320 倍,CPC(点击一次计费)上涨了 201 倍。但到 2018 年底,前述指标都出现了 25% 的下跌,基本回落至 2016 年下半年水平。对于这一状况,有投行人士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,主要来自需求的大幅下跌。“在互联网广告方面开支最大的几个行业,游戏、电商、 快消品、3C、房地产等,2019 年并不乐观,必不可免减少广告支出。冬天愈加猛烈了。”他说。


  具体业务上,在去年 Q3,爱奇艺在线广告服务收入同比减少4%,为人民币 24 亿元(约合 3.489 亿美元)。在 Q4,爱奇艺广告营收 22 亿元人民币(约合 3.205 亿美元),同比增长9%。


  对此,爱奇艺 CEO 龚宇表示“谨慎乐观”。他在四季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称,品牌广告方面,今年会继续从电视品牌广告的份额分流一部分到视频广告,但由于宏观经济影响,增长有限,“信息流广告在爱奇艺广告收入的占比较低,但是整个市场有两个不利因素,整个市场的广告库存供应量在增加,竞价需求没有明显增长,导致平均价格在降低。爱奇艺会继续约束不健康的信息流广告,因此,这方面的增长也是谨慎乐观。”


  腾讯视频反应相对较好。财报显示,去年,腾讯媒体广告收入增长 23% 至人民币 183.06 亿元。该项增长主要受腾讯视频广告收入增长所推动。但腾讯第四季度净利为 140.26 亿(20.44 亿美元),同比下跌 35%。


  视频巨头面临的另一个局面是,短视频与B站的入侵,这是一场用户时间的争夺战。随着快手等 APP 的异军突起,短视频也给爱奇艺们带来压力。


  另一头则是投资人们心头好B站,其财报显示,2018 年实现营收 41.3 亿元,同比增长 67%;GAAP 净亏损 5.65 亿元,同比亏损扩大 207.5% 。


  “B站自带粉丝,流量成本很小,变现可期,这在国内只有这一家。”前述投资人称。 事实上,自带流量、社区属性强,也不太依赖渠道联运的B站,在游戏代理的成功率和利润率上,都存优势。


  “目前,国内真正具有创新性的文娱项目,所以我们投了B站。”一位阿里高层曾如此表态。